川青其人其画

       川青,徐姓,须眉,疏阔简约地活着。作画,且惜墨。有金玉之称:惜墨如金,守身如玉。有人一十四字况他:一庭孤光冷伴月,六载孑身画作妻。
       川青少时,从学中央美院附中,在上世纪斯文扫地的灰暗日子里,他是偶得半载余荫的幸儿。文革前,美院附中传承苏俄画风,讲求忠实客观,于是,在那一方田亩上,多有囊萤映雪之苦耕、镂金刻缕之细作。四年的时日,川青把绘画基础夯砸的十分结实。
       中年川青,几度游走大洋之外,在奥地利饱受欧风学养。黄色的华夏桑农儒学与蓝色的欧罗巴复兴文化孱渗契合,形成的是间黄间蓝的画风。因此,川青的画让人多发幽思。
一树《千年古槐》,虬枝曲扎,枯身斑驳,张扬着嫩绿鹅黄,镌刻着千年苍桑,枯老与鲜嫩铺展的赫赫然,直让人觉:凝滞的沉淀有不老之心,喧赫的春华有闹天之意。
      《海边》是大色块排开了远处的海,近处的浪,脚下的岩,笔触恣肆阔张,苍劲老辣,是川青的心底波澜随了笔触让人读。
     《孔府印象》是须收敛心性,肃然细品的。绣阘雕甍,龙柱狮尊、碧檐瑞兽,层层叠印一起,文侍敛心修面、武侍张目含威,逼在眼前的是龙狮之躯,模糊远去的是鼎鼐余烟。隔世余光在画中处处遗漏,儒威儒雅在幅内时抑时扬。看了此画,上溯三千年,追读大汉文化,放舟芦蓬寻风月,不解风月是月时。应了一句话:不知为不知,是知也。
     读罢凝重,另有鲜活养眼。川青笔下的水墨女子,是十二分的做作娇情。吊膀、拧胯、斜晖、顾盼,拂鬓搔首,无一不漏泄千斛风情、万般可能。绘画是主观与客观的对语,腹内几多锦绣,笔下几多乾坤。川青此小可之泼墨,当解读为他青灯黄卷,寂寞当歌的况味寄语,同时也供多有况味的人同悟同语。


  • 服务热线:0531--82055656 E_mail:huihuang666@163.com
  • 版权所有:中国油画网 Copyright 2018-2020 www.zgyh360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备案号:鲁ICP备12015860号 油画 | 中国油画 | 中国油画网www.zgyh360.com 技术支持:济南网站制作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