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然的态度——刘明亮的色彩世界

  收到明亮兄的新作《自然的态度——刘明亮的色彩世界》,为之欣喜,很快赏读一过。“刘明亮的色彩世界”,犹如习习清风,在这闷热的夏夜,让人感到沉静与爽凉。

  与明亮兄认识有年,对他的作品,尤其是荷塘系列,早就有所关注。我这个纯作理论的书斋学者,不懂艺术的门外汉,真要动笔写点文字时,却又踯躅起来。朱光潜先生,我们美学界的老前辈,曾经告诫说:“不通一艺莫谈艺”,每念及此,令人气沮。不过,言说的冲动盖过了内心的不安,随便谈点感想,想来于大雅无伤。

  还是从手头的工作说起。最近受命写作“艺术概论”之“艺术的功能”,艺术的功能,说来很多,爱沙尼亚一位美学家总结过14种,实际上还可填补下去。对于如今的大多数艺术家来说,艺术是一门职业,一个可以养家糊口、安身立命的工作。不过,艺术这个工作,与其他工作却又迥然有异。艺术的特质,决定了艺术要有创造性。所谓“似我者死”,艺术虽有成法可循,却无公式可依,身为艺术家,必须走自己的路。

  这实在不是容易的事。在我看来,当代的艺术家,面对着丰厚的遗产和沉重的现实,数千年的中外艺术传统,渊深杂沓,是资源,也是包袱。在这个资本掌控一切的时代,艺术深陷其中,生存与创作,往往不可调和。所以,艺术家的焦虑,或许更甚于常人。

  从艺多年的明亮兄,想必也经历了长久的焦虑和苦苦的探索,方才走出了自己的路。收入书中的绘画,缘起敦煌、荷塘牧耕、玉米地的欢歌和一花一世界,四个系列,近百幅作品,明显是“以我手写我心”,用自己的绘画语言,描绘自己的理想题材,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。

  最近翻看的一本书叫《身体的历史》(全三卷),法国年鉴学派的新成果,从文艺复兴一路写到20世纪。书的最后一章,有一小标题为“身体:艺术的主体和客体”,书中提到,自1990年以来,80%甚至90%的艺术都以身体作为客体。即使不展示身体,也会用创作艺术家的身体进行艺术表演,艺术家除了是作品的创作者以外,自身也变成了一个作品和标签。的确,在当代中国艺术中,遍布着奇奇怪怪的各色身体。明亮兄或许从一开始就规避了这一路线,我的感觉是,在艺术的道路上,明亮兄像一位清心淡泊的苦行僧,夸张做作的表达身体欲望从不在其思绪之列。他遵从内心的感召,汲汲于访学问道,修持自我,一肆其积也厚,郁郁勃勃,便不可遏止地喷发出来。
  • 服务热线:0531--82055656 E_mail:huihuang666@163.com
  • 版权所有:中国油画网 Copyright 2018-2020 www.zgyh360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备案号:鲁ICP备12015860号 油画 | 中国油画 | 中国油画网www.zgyh360.com 技术支持:济南网站制作公司